广州白云区原副区长出庭受审流泪忏悔——去企业“学习”一圈老板

发布日期:2019-11-06 10:01   来源:未知   阅读:

  谌贻琴代表:确认过眼神大数,广州白云区原副区长出庭受审流泪忏悔——去企业“学习”一圈老板送上20万港元

  白云机场第三跑道拆迁企业嫌拆迁费过低,托中间人找他帮忙,他给国土部门承办人打声招呼,企业就奉上了80万元;到环保企业“学习”一番,“什么忙也没帮”,企业老板就拱手送上20万港元……11月26日,在“白云官场地震”中落马的广州市白云区原副区长龚辉在花都狮岭法庭受审。检方指控龚辉受贿186万元、26万港元和1万美元。本港台

  庭上,龚辉哽咽哭泣地说,自己对不起白云区人民,也对不起父亲妻女,希望以自己的教训告诉同事朋友,“金钱面前不能侥幸,法律面前没有例外”。龚辉履历曾是民进广州市委史上最年轻带头人

  26日上午,50岁的龚辉身着红褐色马甲,戴一副眼镜出庭受审,约十来位他的亲朋旁听了案件。

  龚辉在庭上回顾了他的任职历程,他说自己是一个读书人,1988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曾留校任教,1993年被广州市作为急需人才引进到广州,市政府还给他分了房子,此后一直在环保和城市建设领域工作。

  据媒体此前的报道,龚辉在1995年至2003年期间,先后任广州市环境保护工程设计院副院长及广州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副所长。2003年,其又在广州市干部公选中脱颖而出,任广州市环卫局科技设施处处长。2007年至案发,龚辉任白云区副区长。2011年,47岁的龚辉当选中国民主促进会广州市委员会主任委员,成为民进广州市委历史上最年轻的带头人。白云官场地震落马五名局级干部之一

  然而,在事业和人生的黄金年龄,龚辉于去年12月17日被纪委双规,成为白云官场地震中落马的5名局级干部之一。此次官场地震,广州市纪委查处了81名领导干部,其中包括5名局级领导、19名处级干部。5名局级干部中,除了龚辉外,原区委书记谷文耀、原常务副区长钟向东、原副区长吴锦明、原区政府党组成员刘健生也落马。

  广州市检察院查明,2006年至2013年间,龚辉在担任白云区副区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姚庭建等5人的贿赂共计人民币180万元、26万港元、1万美元。

  当日庭审中,龚辉对指控罪名和事实均没有意见,并表示愿意主动接受财产刑。据了解,他的家属已在案发后向广州市检察院退赃86万元人民币、26万港元和1万美元。被控5宗罪

  检方指控称,2010年底,龚辉为山东省莱州市结力工贸有限公司在承接工程上谋取利益,收受该公司市场销售人员姚庭建 (另案处理)贿送的人民币100万元。

  对此,龚辉说,2010年亚运期间,在白云区建设局的建议下,白云区的领导到山东考察,去了莱州结力公司,他认识了姚庭建。后来,莱州结力公司在白云区中标了几个标段,当年底亚运会结束后,姚庭建到广州说给龚辉送100万元。

  龚辉说,自己一开始拒绝了,但对方说钱已带来,他便叫自己的侄儿龚健(音)与姚庭建联系。龚辉说,这100万元后来一直存在侄儿那里。这是因为他作为一个公务人员钱没地方放,而且家里对他要求也比较严。

  龚辉说,到了2011年,自己当了民进广州市委主委后,觉得收这钱与身份不合适,很想将钱退给姚庭建,但由于对方在上海他在广州,一直没有退成。直到去年,姚庭建来广州,由龚辉的侄儿将钱退给了他,不过他不知道侄儿是如何退的钱。

  听完龚辉的陈述,法官问道:“退100万元时,有没有听说有关部门在调查你?”“没听说。”“有没有听说有关部门在调查姚庭建?”对此,龚辉仍然表示没听说。

  检方指控的第二宗罪是与拆迁补偿有关的。指控称,2010年至2011年,龚辉为广州格菱国际钢构有限公司在厂房拆迁补偿中谋取利益,收受该公司通过胡春荣、王晓东(均另案处理)贿送的80万元。

  根据检方提供的证据,格菱钢构公司的老板嫌拆迁补偿的8700万元价格过低,便找到了胡春荣,胡春荣又找到了龚辉的朋友王晓东,希望能将拆迁补偿价提高到1.4亿元。如果达到要求,王晓东要对方给1000万元。后来,拆迁补偿价提高到9400万元,王晓东从胡春荣处得到150万元,龚辉分得80万元。

  对此,龚辉说,格菱钢构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股东他都不认识,也不认识胡春荣,只认识王晓东。有一次,王晓东告诉他白云机场第三跑道有厂房要拆迁,“希望能加快进度”。后来龚辉便在王晓东的办公室见了胡春荣一面。

  据龚辉说,这一面只有十多分钟,胡春荣也没提具体要求,自己全然不知王晓东与胡春荣在背后谈过什么、怎么谈,又有什么利益。王晓东根本没有跟他说要把补偿价格提高到1.4亿元,如果他知道了此事肯定不可能帮他,因为补偿标准在那里,一算价格就出来了。后来,王晓东告诉龚辉胡春荣给了他100万元,龚辉感到很吃惊。在王晓东的再三要求下,龚辉说自己才收下了80万元,这80万元中有60万元又被他放到了侄儿处,另有20万元被他消费了。龚辉说,自己后来看卷宗才知道,胡春荣给了王晓东150万元。

  龚辉表示,自己没有为厂房拆迁说什么出格的话,当时问了王晓东对方的诉求是“希望加快推进”。然后他便找到具体负责此事的国土局的经办人李某,告诉李某加快推进。“当时有3家没有谈拢,我没有说哪一家加快推进,而是说所有的都要抓紧推进,因为第三跑道是广州市的重点项目,抓紧推进也是应该的。”

  庭审中还有一宗受贿争议最大。检方指控称,2008年至2011年间,龚辉为广州市坚基环保数码彩砖有限公司谋取利益,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赖友谷(另案处理)贿送的20万港元。

  龚辉说,坚基环保数码彩砖公司的领导一直希望他去看一看。“我本来是搞环保的,也一直想去看看它的砖怎么个环保法,所以就抱着学习的态度去看了看。”后来,赖友谷分四次给龚辉送了20万港元,但他没为坚基公司做什么事。

  “你只是去转了一圈,还说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就值20万?你有没有为他们公司帮过忙 ?”检察官发问道。“没有。”龚辉表示,曾把其中一次赖友谷送的8万元上交给白云区纪委。龚辉的律师也当庭提交了证据称,龚辉家中找到了一张白云区纪委的收据,证明2007年3月16日龚辉曾上交8万港元。但检方表示,指控的受贿时间是2008年至2011年,2007年的上交的8万元不是这20万元港币中的钱。对此,龚辉说,这是由于时间太长,他记错了,所以在纪委交代时说受贿时间是2008年,其实是2007年春节送的。

  检方指控称,2008年至2013年间,龚辉为广州新机场穗和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在建设用地审批、保障性住房项目建设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吴乾水贿送的人民币6万元、港币6万元。

  龚辉说,穗和公司是白云区的重点企业,其保障房项目建设有个变电站,他只批示希望加快变电站的建设进度,并没有在建设用地审批方面为其谋取利益。

  检方还指控称,2013年间,龚辉为广州市梦庄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办理公司宿舍房产证过程中谋取利益,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圣蓬贿送的1万美元,该公司宿舍存在违法建设问题,证件办不下来,可能面临100余万元的罚款。后来龚辉便出面打招呼。对此,龚辉说,他确实去白云区规划分局和城管分局协调了一下,问他们为什么办不了证,并叫他们尽快努力去办。不过自己只是了解下情况,并不是说一定要办下来。哽咽忏悔父亲教育:地上的钱也别捡妻女警示:拿反面教材提醒

  龚辉回顾了自己研究生毕业后的工作历程,他说自己当上领导干部后,忽略了对国法的学习,没有去恪守一个公务员的底线。而且作为一名党外干部,他错误地认为,在廉洁从政方面要求没那么高,以至于心存侥幸。念着念着,龚辉哽咽起来。他表示自己对不起已经去世的父亲。因为父亲生前多次教育他要干净做官,就算是看到掉在地上的钱也不要捡。

  龚辉还说,对不起一直支持其踏踏实实干事业的妻子。“她经常告诉我别贪便宜、安心过日子,还从她的工作单位广东省委党校带回一些廉洁从政的反面教材给我敲警钟 。”龚辉还说,女儿也常把媒体上贪官被查的一些报道转给他警示他。听到这里,旁听席上一位中年女子突然双手掩面而泣。(林霞虹)

  “你只是去转了一圈,还说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就值20 万?你有没有为他们公司帮过忙?”检察官发问道。“没有。”龚辉表示。

Power by DedeCms